三原色导购网:为《幻土》喝彩

上周六新加坡导演杨修华的《幻土》在台湾夺下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杨雁雁也凭陈哲艺导演的《热带雨》成为新科金马影后,让人振奋。

两部得奖作品让人看到卖座电影《疯狂富豪》绚丽富裕表象以外的真实新加坡。《热带雨》让人联想到萧芳芳主演的《女人四十》(曾夺下金马奖五大奖、香港电影金像奖六大奖),让人再思考传统女性、华文教育、家庭、情感需要和新加坡的精神面貌;《幻土》冷静而现实地探讨客工处境、国土构成,又梦幻且惊悚地探讨真相、悬疑与人性,都很令人深思。

得奖剧本扎根于生活

34岁国大哲学系毕业生杨修华已凭《幻土》夺下瑞士洛迦诺影展金豹奖,并报名竞逐明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电影有犯罪惊悚元素,充满忽明忽暗的灯光效果,刻意模糊光明与黑暗的界限,被归类为新黑色(Neo-Noir)电影,看似冷门,却早已通过串流平台Netflix广传到全世界。

三原色导购网

得奖剧本扎根于生活,从真实故事提炼而来,是热爱斯土斯民的诚意之作。半年前深入专访杨修华,他提到长达两年几乎每个周末到大士客工村,跟客工交朋友,了解他们的故事和处境,跟着他们玩音乐和跳舞。

杨修华得奖致辞时提到谢谢爹地妈咪和他“很爱的大哥”,特别令我触动。因听他提过一家人关系密切,都很支持他拍电影。1997年金融风暴后,同为建筑师的父母结束建筑公司业务,全家从排屋搬到组屋,“更加脚踏实地”。他的37岁哥哥是多媒体讲师,两兄弟从小爱比赛画出理想中的城市,从小就希望参与打造更好的社会。

金马奖宣布得奖前,我发简讯为杨修华打气,他秒回“谢谢!现在正准备走红地毯”。但创作之路没有红地毯,他正踽踽独行,筹拍下一部电影“Stranger Eyes”(意即陌生人之眼),深入探讨“偷窥”和人我之间的监视。

人们都说,在新加坡做电影很不容易,障碍处处,但不能忽略民间热心团体的支持。

在各自岗位追寻真善美

两年前杨修华曾到花柏山黑白洋房“艺术村”闭关创作剧本,在民间自主筹办的天猛公基金会的“天猛公艺术家入驻计划”下,获得八名各国导师指点。今年4月12日他回到黑白洋房免费放映电影,并举行座谈会,我还记得他致辞时感触良多,表示很开心回到创作原点放映电影。

天猛公基金会10年来已招待超过50名海内外艺术家免费吃住、创作和交流,并定期办展览。金马奖颁奖礼隔天,基金会义工发简讯来说“我们大家该聚聚庆祝了”,并透露一名伊拉克制片人刚回来创作剧本的此地放映电影。

很高兴认识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难得能在各自忙碌的生活中停舟暂相问。我们都需要踏实生活、切实思考。我们都需要引领思考、贴近人心的艺术,帮助大家从不同角度,对生活世界作出细微深入的观察、提炼和诘问。

每个热爱生命的人,其实都在各自岗位追寻真善美,跟假恶丑说不。重点是别停留在口号和理念,而要落实在打假求真的观察、揭恶扬善的关怀,以及不落俗套、回归本真的表达方式——可以是电影创作、写作、新闻报道或任何创意形式。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小爸爸片尾曲叫什么:你觉得我演得怎样
下一篇:倔强的萝卜好看吗:跳伞丧命 德航空展万人目睹悲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