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铭春丽:俗人方便之

俗话说的都是俗人,偏偏俗人大概都懒,所谓懒人屎尿多,平常睡至日上三竿,喝咖啡吃早餐之后,我的下腹便会咕噜搅动。膀胱肠胃运作流畅,像是润滑过的机器引擎,历久弥新似乎值得庆幸,不过任何事情一旦过于顺遂,好像不见得有什么好处,至少洗刷马桶的次数多了,方便于是也就不方便了。

佛理渗透大千,方便二字本是梵语,大乘小乘的方法便用,千里迢迢的引借转译之后,像是语言的分泌消化,排解出来的已经是另一番气象。

小便大便都是方便,生理的本能主宰了生活的惯性,古今应该大同小异。可是,从前不管是侧身草丛或者蹲站泥坑,一阵吟哦一阵哆嗦,虽然倒有一点尘归尘土归土的朴素风味,但是光景的流露毕竟过于赤条条。

李金铭春丽

你浓我浓的悬浮于天地之间,可能不至于严重危害健康,但是活在这些气氛诡异的微粒当中,或许也是一种慢性的溺水吧。新加坡的70年代,还有收集粪便的行当,方便之物称作“夜香”,仿佛一种文雅的自嘲,载着挑粪工人穿街走巷的货车,改装成有如一台移动的橱柜,两侧皆是置放粪桶的箱格,方言俗称“三十六门”,仿佛是芸芸众生的方便之门。

幸好文明在窒息之前,现代性带来了如厕排污的升华,生命的肠道于是找到了出口。马桶抽水哗啦哗啦,声音心满意足的激荡回旋,有时还颇为疗愈,虽然好像冲向眼不见为净之深处,但是总有细微的积淀,秘藏在弯弧瓷面的什么旮旯,而且屎溺之流恐怕也具个性,而我生来又特别执着愚固。

虽然明明是自体原生,可是清洗马桶总会弄得身心俱疲,有朋友便介绍使用清洁锭,蓝色一块像是小肥皂,除掉透明包装丢入水箱,据说此物懂得慢慢酌量稀释,溶解于储水之中,往后每抽水一次,等于清理了马桶一回。

朋友讲得口沫横飞,我跃跃一试买了六块装一盒,按照指示像在进行化学实验,准备检视成果,抽水后还会挪开箱盖,看看那颗日前才放入的清洁锭,像是同甘共苦的伙伴,已经消融成什么模样。

马桶冲刷出来的水,因为染成墨蓝色,顺利掩饰了日子的沉疴,似有若无也就不求甚解,看来这个东西,确实是适合俗人的。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我要发财网:看报纸、听音乐、补妆等 日本人最讨厌电车上7大行为
下一篇:薛兆麟:让肩上的压力变哑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