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友和王佳:分成假药利润遭曝光 百度竞价排名再受指责

犯罪嫌疑人透露,他们生产的假药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蔓延到全国各地,一个重要的原因竟是利用百度竞价排名,让假药网站迅速“成名”。

备受质疑的竞价排名又被推到了风口,百度再次身陷“竞价门”。假药网站迅速得到推广,百度究竟有没有责任?竞价排名又该不该对搜索信息的真实性负责呢?

竞价排名成假药“推手”

购买假药配方,然后生产假药,再制作内容虚假的网站包装宣传假药。假药从生产到销售的全流水线简单明了。

对于甘俊波来说,制造假药、制作网页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才能让公众知道假药信息,而这也是甘俊波一直在琢磨的事儿。正当甘俊波为奥瑞希纳胶囊的推广一筹莫展时,有人找上门来,声称能帮他们解决这个难题。

这个找上门来的“贵人”自称是百度竞价排名业务的业务员。在收到邀请后,甘俊波觉得机会终于来了,他立即利用了这个机会,用售药网站参加了百度的竞价排名。

假药网站被点击一次,甘俊波就要花12块钱,甘俊波一天花费几千块钱,最终让假药网站保持在百度关键词搜索的前5名。在案件被侦破后,甘俊波透露,他们卖假药的总销售额为40多万元,其中竞价排名竟花了约30万元。

竞价排名究竟如何竞价呢?7月21日,记者以申请竞价排名为由,拨打了百度咨询热线400-800-8888。热线工作人员介绍说,每个地方的首次收费都不一样,而后都是按“质量度×价格=最后的展现价格”这个公式来计算服务价格。比如质量度是1,价格是2块钱,最后的展现价格就是2,最后的展现价格决定一个客户的网站在搜索结果中的排名。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网站质量度是通过客户购买的关键字和网站相关度来评估的。

记者称自己公司注册地在海口,热线工作人员随即提供了海口地区的热线电话。记者于7月22日以同样身份致电百度的海口热线电话。在记者问及需要提供什么材料时,客服人员说明,需要提供企业营业执照的复印件以及所要宣传药品的相关资质证明的复印件。“只要提供复印件就可以吗?”记者进一步确认。“对,复印件就可以。”百度推广销售热线接线员回答得十分肯定。

恐将引发药品逆向淘汰

在假药推广事件曝光后,记者于7月21日登录百度检索关键词“奥瑞希纳”。发现假药的相关信息并未被删除,搜索结果排行第一的是“奥瑞希纳胶囊效果怎么样?——百度知道”的帖子。帖子提供的“最佳答案”是:“奥瑞希纳胶囊我老伴用过,现在已经停药两个月了,目前还没有复发。”第二个帖子的“最佳答案”也同样是患友的“积极”反馈。

有网友发帖说,消费者在使用搜索引擎时是给予搜索引擎一定的信任的,而百度的做法让消费者误以为竞价排名的结果就是真实的。“竞价门”被曝光后,立即在网上引起了新一波讨论热潮。北京的高女士认为,作为一种盈利模式,竞价排名本无可厚非,但是百度要告诉用户,哪些信息是竞价排名的结果。一个关于“百度可以搞竞价排名吗”的调查结果显示,52.11%的网友认为如果百度在搜索结果中声明是否为竞价排名,那么竞价排名是能做的。

知名博主洪波认为,12块钱一次点击,假如10次点击带来一次真正的销售,每笔销售的推广成本就是120元,这样就会把真药排挤出网络,而留下假药。上海药房网市场部的钱景认同洪波的观点,钱景在接受《中国计算机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当假药吸引住消费者时,消费者对真药的关注度也会相应下降。”和上述两位相比,资深互联网人秦刚则更多表现出了对消费者的担忧,假药的背后是血淋淋的人命,不少人因为相信这些假药而耽误了病情。而网友张进却认为,现在在一些报纸上,你能看到一边是对医德沦丧的深刻报道,一边是整版的假药、假专家、假医院的广告。

不管是百度的个别情况,还是社会的普遍现象,网友们对“竞价门”事件的态度高度一致却是事实。记者统计天涯社区等论坛上网友的态度,不少网友就“竞价门”对百度进行谴责。

百度第二次受“洗礼”

根据今年2月百度公布的2009年年报,医药类广告在百度的广告收入中占比最大,与机械设备、教育、特许经营和电子产品构成百度广告收入的前五大来源。

7月18日,“竞价门”被曝光,与此同时,百度的股价从约73.5美元下跌至约70.5美元。目前无法证实股价波动是否因“竞价门”而起,但时间的巧合却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

事实上,早在2008年,央视就首次曝光了百度竞价排名搜索带来大量的假医药信息肆虐的情况,似乎是经历了首次的“洗礼”,百度面对这一直备受争议的话题时,始终没有对此事作出任何正式回应,处理方式愈显沉稳和老练。

百度营销总监张涛在今年年初的中国首届医疗网络营销高峰论坛上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前年年底开始,百度已经开始严格地审核所有医药企业的从业资质。只有具有完整资质的企业百度才允许其进行推广。其次对于客户的广告创意和网站进行严格的审核。通过这两道关为广大网友负责。“可以说,百度审得比工商局还严。”张涛说。

在这样“严格”的审核下为什么会出现犯罪团伙借竞价排名销售假药的事呢?记者就此事试图联系百度。7月22日下午,记者电话联系百度媒体公关人员宋广萍,先后发送采访提纲给不同人员后,但截至本文发稿时,记者没有得到百度的任何回应。

7月23日,做网络推广的廖文亮在微博中爆料,百度已经带来电话,“叫我把网站的友情链接里含医药的、医院的都删了(没有证书的)!否则可能不能继续做百度竞价了。这政策下来,医院、医药没资质的竞价就没法做了,SEO(搜索引擎优化,编者注)也不好弄了,只要在做百度竞价的网站都不敢给做友情链接了——有意思。”

记者手记

百度缺少伟大公司向善的灵魂

李彦宏阳光帅气,是不少青年心目中有理想的偶像;百度研发团队能工匠心,能设计出复杂精巧的竞价排名机制;百度竞价排名业务员干练,敬业,不放过任何能为公司带来利润的机会。但这么一群靠谱的个体,整合起来,为何做出如此不靠谱的事:以百度竞价排名帮助假药销售者完成了最关键的销售环节?

中国自古对一个成语所描述的事情深恶痛绝,那就是“谋财害命”,而其极致者就是造假药。目前,假药利益链在警方的调查下,完整地展现出来,百度公司拿走的竞价费用占了假药销售总额的75%左右,售假人员占13%,快递公司占7%左右,制假人员占5%左右。

李彦宏对此事负有直接责任吗?似乎不明显;百度研发团队对此事有直接责任吗?也不明显;那只是那名百度推广高级营销顾问的责任吗?这有找替罪羊之嫌,推广营销顾问一己之力无法完成这样精密的环节。

百度是一个大公司,但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百度是一个谋求利益的聚合体,但没有伟大公司所具有的向善灵魂。公司推行的是逐利文化,每个人都关闭了道德阀门中的一环,就结出了为千夫所指的恶果。

这些假药销售网站选择和网络搜索服务商合作,看中的是他们对网民的影响力,而网络搜索服务商也正是利用这种影响,开展了竞价排名服务,为他们带来可观的收入。百度推广高级营销顾问说:“我2008年刚实习的时候管这个报表,它有一天最高峰能达到全国3000万。”

孔子云:“放于利而行,多怨。”

来源:人民网

标签: 宋佳友和王佳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无双乱舞4 27隐藏英雄密码:重庆早产儿当死婴遗弃后发出哭声
下一篇:骆文博整容:部分银行外汇贷款超常规增长 外管局警示外汇违规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